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新闻动态
新闻动态
新闻动态
  • 法与经济学讲座第85讲 芝加哥大学法学院Coase-Sandor Institute for Law and Economics的Richard H. McAdams教授和William H.J. Hubbard教授讲授 “芝加哥大学法律与经济学前沿讲座:行为经济学与实证分析的视角”
  • 院办公室2018年6月4日

     

    2018年6月2日,芝加哥大学法学院Coase-Sandor Institute for Law and Economics的Richard H. McAdams教授和William H.J. Hubbard教授访问法与经济学研究院,并作了题为“法律与经济学前沿问题:行为经济学与实证分析的视角”的学术讲座。讲座由法与经济学研究院徐文鸣副教授主持,徐光东教授和张卿教授先后作了点评。

    讲座中,McAdams教授和Hubbard教授分别就不同的主题进行了报告。Hubbard教授报告的主题是“New Direction in the Empirical Study of Courts(司法系统实证研究的新方向)”。Hubbard教授首先以“在司法系统中数据能告诉我们些什么”的问题,引出了实证研究方法对司法系统问题研究的重要性。他认为,实证研究能够回答一系列对于法律工作者和学者而言十分重要,却难以由法律本身来回答的问题。随后,Hubbard教授对司法系统的实证研究问题从四部分进行了介绍。在第一部分,Hubbard教授阐述了实证研究的目标。他认为,实证研究的目标主要包括描述性目标与实证性目标,同时实证数据也有一定的局限性。在第二部分,Hubbard教授介绍了司法系统实证研究的主要论题,包括法官行为,法律修改对案件结果以及社会的影响,律师对案件的作用,以及诉讼当事人行为的影响因素等。在第三部分Hubbard教授介绍了数据的来源和收集工作。他指出,在理想的情况下,我们可以通过现有的数据库进行实证研究,但在现实中,往往并没有这类现成数据可供参考。在这种情况下,就需要我们自己或利用计算机来对原始数据进行处理,或是通过调查或实验的方法来创造新的数据。在第四部分,Hubbard教授对数据分析的方法进行了介绍。他指出,在描述性工作方面,我们首先需要对数据进行总结,使其以可视的方式表现出来。在实证性工作方面,为表明因素X对结果的影响,我们需要分别设置包含因素X的实验组与不包含因素X的对照组,并对两组的结果进行比较。Hubbard教授还结合近期的学术文献,对司法系统的实证研究问题作了进一步的阐释。

    McAdams教授报告的主题是“How behavioral insights affects the economic analysis of criminal law and procedure? (行为科学如何改变刑法和刑事诉讼法的经济分析?)” McAdams教授首先对加里·贝克尔教授的刑法经济分析模型作了简要介绍,然后论述了行为科学的发展对这一模型的修正。他指出,行为科学的研究已表明,现实中的人并非严格意义上的理性人,而是具有有限理性、有限自利和有限意志特性的人。随后,McAdams教授以三种具体表现为例,介绍了行为科学对刑法的经济分析的启示。第一种具体表现是乐观偏见,即人在对未来进行预测时,往往倾向于高估好结果发生的可能性,却低估坏结果发生的可能性。这一特性带来的后果是,刑法的预防作用被削弱了。因为行为人往往会高估犯罪所带来的收益,同时低估被侦查的力度。由此,行为人也会在规避侦查方面付诸更少的谨慎,进而增加了被处罚的可能性。第二种表现是冲动,即由于人类意志的有限性,行为人在面对犯罪诱惑时难以克制自身的行为,由此带来的后果同样是刑法预防作用的削弱。这给我们的启示是,减少犯罪本身的诱惑性可能是有效的;比起对犯罪进行事后的惩罚,事前的介入可能更有效。在最后一种表现中,McAdams教授引入了幸福研究的观点。有研究指出,人们往往可以通过一定的时间来适应一些好或者不好的事情,同时人们在对于预测影响他们幸福程度的事情上往往会犯一些错误。在刑事司法领域,这一现象体现为犯罪人通常在两到三年之后就会适应监狱的生活,且犯罪人在被刑满释放后的一段时间内仍会经受显著的痛苦。这说明刑法的预防机制是十分复杂的,随着刑期增加,刑罚的实质性严厉程度会产生边际收益的递减,因而,通过增加刑罚的严厉程度来预防犯罪是一种成本高昂的方式。对此,McAdams教授认为,可以通过一定的措施来修正这些问题,例如提高刑事侦查的成功率,提高监狱的适应难度,以及使犯罪人在出狱后过上更好的生活。

    报告结束后,徐光东教授和张卿教授先后作了点评。徐光东教授指出,行为科学的研究为我们进一步认识人类的非理性行为提供了一个全新视角,同时也为人们采取措施完善制度、提升福利提供了一定的指引。他还就行为科学在现实应用时可能面临的挑战与问题,大数据与实证研究之间的关系与McAdams教授和Hubbard教授进行了交流。张卿教授则认为,公开谴责制度能够减少刑事处罚的成本,同时还能有显著的预防作用。张卿教授还就Hubbard教授报告中“实证研究的新方向”这一命题的涵义与Hubbard教授进行了探讨。

    随后,同学们就公开谴责制度的预防作用、对人类偏见的纠正、实证分析中相关性的作用等问题与两位教授进行了热烈讨论。